English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现在国家对政府部门信息化建设和】 【国家产业政策的经济后果研究回顾】 【此次论坛旨在践行全域科普精神,】 【习办公室多了哪6张照片?

国家产业政策的经济后果研究回顾与评述

时间:2019-08-28 16:22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摘要:产业政策是国家进行市场调控的重要手段,对宏观经济发展和微观企业决策产生重要影响。文章从宏观经济和微观企业两个层面系统性的梳理了国家产业政策的经济后果。在宏观经济后果方面,现有文献主要有产业政策有用观和产业政策有害观两种对立看法;在微观

  摘要:产业政策是国家进行市场调控的重要手段,对宏观经济发展和微观企业决策产生重要影响。文章从宏观经济和微观企业两个层面系统性的梳理了国家产业政策的经济后果。在宏观经济后果方面,现有文献主要有产业政策“有用观”和产业政策“有害观”两种对立看法;在微观企业方面,现有文献主要围绕着产业政策对企业投资决策、融资决策和创新决策的影响开展。在此基础上,文章总结归纳了现有产业政策经济后果相关文献的优点和不足,并指出了后续研究的方向。文章拓展了产业政策经济后果的理论范畴,为学术界和实务界深入探索产业政策的经济后果提供了参考依据,具有较强的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

  产业政策是一个国家进行宏观经济调控的重要手段,其目的是为了促进产业健康发展和提升产业效率。特别是在市场机制运行过程中出现失灵的情况下,国家出台产业政策可以有效的弥补市场失灵而导致的福利损失。学术界关于产业政策的经济后果并未达成一致,主流的观点分为两派:产业政策“有用观”认为,产业政策可以有效的弥补市场不足,进而推动经济的发展(Rodrik et al.,2004;Pack & Saggi,2016);产业政策“有害观”则认为产业政策会扭曲市场对资源的有效配置,不利于经济的长期发展(Criscuolo & Menon,2015;Pelli,2017)。正确的认清产业政策的经济后果,将有助于决策层制定出有助于经济发展的产业政策。这也一直是各国政府和学者们较为关心的话题。鉴于此,本文系统性的梳理了产业政策经济后果的相关文献,分别从宏观经济后果和微观经济后果两个维度出发回顾了现阶段学术界在产业政策经济后果方面的成果,并对现有文献进行了评述,指出了未来产业政策经济后果的研究方向。本文丰富了产业政策经济后果研究的理论框架,为政府决策部门制定产业政策提供了理论参考,也为学术界和实务界深入研究产业政策经济后果提供了理论基础,具有较强的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

  1. 产业政策“有用观”。已经有众多的研究结果表明,产业政策在改善国内市场机制和促使产业结构升级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产业政策作为政府对经济运行进行干预和调控的重要方式,经常表现为政府补助、政策性贷款、国有化、六合祖师高手论坛税收优惠等手段(Eaton & Grossman,1986;Kollmann et al.,2012;Musacchio et al.,2015)。政府对产业内的稀缺资源进行有效分配,从而实现宏观经济质量的提升。Amsden(1989)研究发现,产业政策有效促进了日韩两国的产业结构优化,并使得整个社会的经济得到了飞速发展。Rodrik等(2004)以发展中国家为研究对象研究指出,政府的各种产业政策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弥补发展中国家市场失灵的缺陷,使得产业结构得到充分优化。Mcdonald和Johan(2007)认为,欧盟之所以提出产业政策,是因为宏观外部环境具有溢出效应,产业政策可以减轻溢出效应的危害,促进宏观经济的发展。Aghion等(2015)发现,政府提出的产业政策能够有利于企业竞争,进行提升企业的全要素生产率也,有利于整个产业乃至宏观经济的运行。Pack和Saggi(2016)提出,产业政策有助于促进工业化进程中存在的市场失灵问题。Sanchez-Cartas(2018)发现产业政策能够有效提升产业运行效率,使得宏观经济有序发展。在中国伴随着国家宏观经济调控手段和市场规律的有效结合,中国经济实现了飞速发展。林毅夫和李永军(2003)认为,产业政策在市场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产业政策对市场失灵的及时纠正可以有效的促进产业发展。吕明元(2007)进一步指出,产业政策在国民经济发展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逐渐发展成为经济发展中有效的政府干预手段之一。邢毅(2015)、李文贵等(2016)分别从战略新兴产业、经济增长、工业行业增长、地方产业生产率、能源消费强度、民企国有化等方面展开了深入分析,研究结果均表明产业政策能够对宏观经济产生积极的影响。张莉等(2017)以城市土地出让层面为研究视角,发现产业政策作为宏观经济政策,能够大大提高城市工业用地的出让宗数和面积,促进产业实现全面发展。韩永辉等(2017)发现,当地政府提出的产业政策在一定的程度上决定了本地产业结构实现优化调整的程度。

  2. 产业政策“有害觀”。然而也有部分学者发现,产业政策对宏观经济发展具有负向作用,会导致产能过剩、投资效率低下等问题。Mukand和Rodrik(2002)提出,产业政策会影响市场在资源配置的自由机制,并为产业政策支持的企业的寻租行为带来了机会。Criscuolo和Menon(2015)以日本汽车产业为研究对象,结果表明受到产业政策大力扶持的电池动力汽车行业并没有取得良好的发展。Pelli(2017)认为在绿色能源的推动下,发现产业政策的实施抑制当地经济的发展和结构调整。Massi和Nem(2018)以巴西石油产业为研究对象,研究发现政府提出的产业政策导致石油行业难以形成有效的竞争格局。与此同时,江飞涛和李晓萍(2010)对中国的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展开了研究,结果证明在钢铁汽车等行业,以政府作为主体的兼并重组并不会提高行业生产效率,也不能促使产业结构转型升级,产业政策发挥了负向作用。程俊杰(2015)以中国制造业为对象,研究发现产业政策作为政府干预经济的手段之一,使得中国在经济转型时期面临产能过剩的难题。孙早和席建成(2015)认为产业政策的效果会受到政府考核双重目标和市场化水平的阻碍。陈钊和熊瑞祥(2015)通过研究发现,对于本身存在瑕疵的行业来说,产业政策对行业发展存在一定的政策弊端。此外,韩超等(2017)指出,产业政策如果属于供给型政策,那么其对应的补贴行为往往会阻碍企业绩效得到进一步的提升;产业政策如果属于环境型政策,往往并不会影响企业的投资、经营等行为。

  一方面,部分文献认为产业政策有利于提高企业的投资决策效率。Krugman(1983)通过实证研究发现,政府出台的产业政策有助于企业在众多的投资项目中进行择优选择。Stiglitz等(1996)指出,政府出台的产业政策可以有效弥补“市场失灵”问题,有助于公司做出投资决策。Aghion(2015)认为如果政府出台的产业政策有利于产业内的竞争,一般会提高公司生产率和投资效率。Trianni等(2017)以欧洲工业市场为研究对象,发现产业政策与投资效率存在正相关关系。何熙琼等(2016)研究发现,产业政策可以提高企业的投资效率,在市场竞争程度较高时这种正向作用更为明显。

  另一方面,部分文献却认为产业政策会损害企业的投资决策效率。Ramzy等(2005)通过研究证明,如果政府颁布产业政策来对市场惩罚机制进行干扰,一般会造成企业的投资效率低下。Cosbey(2017)研究发现,绿色能源相关的产业政策会使得新能源企业的投资效率降低。陆正飞和韩非池(2013)研究证实,长期性的产业政策会对企业持有现金的市场竞争效应和价值效应产生负向影响,而短期性的产业政策则会使得企业的投资决策具有短期性和投机性。黎文靖和李耀淘(2014)发现产业政策的出台虽然会提高企业的投资规模,但是企业总的投资效率却有所下降。祝继高等(2015)指出,当政府出台相关的产业政策往往导致被扶持企业形成了过度投资的局面,使得企业价值有所降低。王克敏等(2017)发现,产业政策也会带来投资水平过高、投资效率降低、过度投资现象严重等负面影响,短期来看产业政策对企业投资及其效率会产生负面影响。

  2. 产业政策与企业融资决策。Fazzari(1998)通过研究发现,产业政策会影响企业的融资行为,导致不被扶持企业出现融资约束的难题。Byrd和Mizruchi(2005)发现,产业政策的出台有助于面临财务困境的企业从银行取得贷款。Lu等(2012)的研究结果证明,如果某一行业得到产业政策的扶持,那么行业内公司总体的长期借款规模较大。Czarnitzki和Hottenrot(2014)提出,产业政策在解决市场失灵的同时,还可以缓解企业面临融资约束问题。Hahn等(2017)以韩国中小企业为对象研究指出,在政府出台与产业扶持政策之后,企业对于现金流的敏感性降低,融资约束的问题也得到较大程度的缓解。Islam和Luo(2018)同样提出了产业政策可以缓解企业融资约束的观点。车嘉丽和薛瑞(2017)认为,基于信息效应和资源效应的存在,产业政策与融资约束之间具有显著的负相关关系,这种关系在民营企业和市场化程度较低地区的企业中表现的更加明显。但是张新民等(2017)则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产业政策与融资约束之间具有正相关的关系,特别是民营企业在产业政策出台后面临的融资约束反而更高。周卉和谭跃(2018)研究发现,对于产业政策不支持的行业,产融结合的方式更能够缓解企业面临的融资约束问题。张纯和潘亮(2012)进一步指出限制性产业政策能够阻断企业获取长期借款,鼓励性产业政策则会增加企业获取银行长期借款的机会。李莉等(2013)发现民营企业倾向于进入到产业政策鼓励的行业,以此改善自身的融资状况。连立帅等(2015)进一步研究证明,不同类型的产业政策对于企业融资具有不同的影响,五年规划中产业政策会促进企业的长期借款;但是对于经济刺激政策扶持下的企业,产业政策对企业短期借款规模的促进作用更为显著。马文超和何珍(2017)提出,虽然产业政策和债务融资之间具有正相关关系,但是整个产业内的竞争强度会影响二者之间的关系。

  一方面,产业政策对企业创新投入的影响。Wolff和Reinthaler(2008)研究发现,政府出台的产业补贴政策可以有效带动相关行业企业的创新积极性,促使企业在研发活动方面进行更多的资金投入。Xu等(2014)认为,政府以出台产业政策的目的之一就是为了消除企业研发活动的负外部性,使得企业的研发投入能够有所保障,提高企业的创新积极性。Yoon等(2017)提出,政府出台的产业政策一方面直接通过政府补贴的形式增加企业的研发投入,另一方面间接向市场传递利好信号,促使企业进行研发投入。王晓珍等(2017)发现,产业政策能够降低企业研发过程中发生的成本,从而提高企业研发收益,促使企业增加研发投入。郝凤霞和陈洁婷(2018)认为产业政策扶持的企业会进行更多的研发投入,最终提升企业的创新能力。

  另一方面, 产业政策对企业创新绩效的影响。Ambec等(2013)提出,政府不断优化产业政策是为了给企业的发展创造良好的产业环境,诱导企业进行技术创新,进而提升企业的绩效。Costantini等(2017)均发现,政府出台的产业政策能够充分提升企业创新绩效,进而推动产业整体的发展。赵兰和周亚利(2014)认为,产业政策扶持下的战略性新兴产业一般具有较高的创新投入和创新产出。黎文靖和郑曼妮(2016)发现,产业政策导致企业的创新更加重视“数量”而不重视“质量”。余明桂等(2016)认为,产业政策与企业创新能力的正向关系在民营企业中表现的更加顯著。王晓珍和邹鸿辉(2018)以风电企业为研究对象,发现产业政策与企业创新绩效之间存在正相关关系。逯东和朱丽(2018)研究发现,在国有企业之中战略性新兴产业政策与企业的创新能力具有显著的正向作用,但是这一关系在非国有企业中并不明显。

  学者们围绕着产业政策的经济后果开展了大量研究,极大的拓展了宏观政策经济后果的理论外延。现有文献主要考察了产业政策的宏观经济后果和微观经济后果,具体的成果如下:一方面,学术界关于产业政策对宏观经济的影响存在争议。产业政策“有用观”认为产业政策在改善国内市场机制和促使产业结构升级方面发挥着积极的作用(Pack & Saggi,2016);但是产业政策“有害观”则认为产业政策对宏观经济发展具有负向作用,会导致产能过剩、投资效率低下等问题(Pelli,2017)。另一方面,学术界分别从企业投资决策、融资决策和创新决策等方面考察了产业政策对微观企业决策的影响。在企业投资决策方面,学者们关于产业政策能否提高企业的投资效率也未能达成一致,Trianni等(2017)认为产业政策可以提高企业的投资效率,然而Cosbey(2017)则持相反观点。在企业融资决策方面, Hahn等(2017)等均认为产业政策可以缓解被扶持行业企业的融资约束问题;但是张新民等(2017)却认为产业政策出台会加剧民营企业的融资约束。在企业创新决策方面, Yoon等(2017)等发现产业政策会激励企业的研发投入,Costantini等(2017)等进一步指出产业政策会提升企业的创新绩效。整体而言,学术界在产业政策经济后果方面取得了较为丰硕的研究成果,这有助于学术界和实务界深入了解产业政策给实体经济带来的影响。

  在未来的研究中,学者们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进行深入研究:第一,深入挖掘产业政策影响宏观经济和微观经济的作用机理。现阶段已经有部分文献从信号传递和资源配置等角度来分析产业政策产生经济后果的传导路径,未来研究可以从行为金融的视角进一步考察产业政策的作用机理,例如管理者的宏观认知会对企业的微观决策产生重要影响,目前学术界尚未有文献能予以考察;第二,寻找学术界关于产业政策宏观经济后果方面产生分歧的原因。虽然学术界关于宏观经济后面产生的作用观点不同,但是还没有文献考察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因此,未来研究可以从制度背景、产业特征等方面寻找产业政策导致不同经济后果的原因,这将有助于国家决策部门更好的制定出适合经济发展的产业政策;第三,系统性的梳理产业政策影响微观企业行为决策的逻辑脉络。产业政策对企业投资、融资和创新等决策的影响并非是独立的,产业政策往往首先会影响到企业的融资决策,进而才传导到企业投资、创新等决策。所以,未来研究重点考察产业政策影响企业决策的逻辑链条,这对于学术界和实务界了解产业政策影响实体经济的内在机理有着巨大的帮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admin)
白小姐资料诗句| 香港马会夜明珠一肖中特| 长期公开精准单双中特| 正版猛虎报六肖中特| 香港特码精准单双资料| 香港白小姐财神玄机| 74499现场开奖直播室手机看开奖| 高手坛公式资料| 白小姐玄机特码快报| 赛马会独家绝杀三肖全年版|